同似冤狱、不同赔偿 申诉人内心如何“抚慰”?

时间:2020-08-16 10:29:39

在类似的不公正和错误的案件中,精神损害赔偿非常灵活。投诉人如何“安慰”自己的心?

新闻的首席记者谭俊

张玉环的案件已经解决,被拘留时间最长的受害方的国家赔偿案件也已列入议程。

彭超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了许多不公正和错误案件的国家赔偿,发现“人身自由赔偿+精神损失安慰”是两个“标准项目”,构成了大多数不公正案件的赔偿金额。大多数赔偿项目,如对刑讯逼供造成的身体伤害的赔偿,都被驳回。此外,吉林省的金哲弘在失去自由生活20多年后获得了200万元的精神赔偿,而安徽省的周继昆五周案仅获得75.7万元。

“类似冤狱,不同赔偿”的区别是什么?国家赔偿有上限吗?在巨额索赔申请和最终赔偿决定之间经历了什么样的博弈?许多代表国家赔偿案件的法律专家认为,最终的赔偿金额取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巨大弹性、赔偿义务机关对加害人的理解和同情程度、财政支出的多少等因素。在这方面,应颁布相关法律,以规范“同一案件中不同价格”的现象。同时,有必要扩大赔偿项目,增加赔偿金额,这样才能真正“抚慰”违法者的心灵。

自由价几何?

2019年2月,江西冤案诉讼当事人黎金连之女李春兰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其父国家赔偿的终审结论,决定赔偿293.5万元、侵犯人身自由203.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90万元。对于这个消息,李春兰“非常失望,不敢告诉父亲,因为他心情不好。”

1999年,黎金连因被指控在同一个村子里毒死两个孩子而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2018年6月1日,江西省高级法院重审了黎金连的案件,并宣告他无罪。随后,黎金连向江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4140多万元。

最终的赔偿与最初的申请之间有近14倍的差距,申请人当然“失望”。然而,这种“申请数额巨大,但最终赔偿数额不大”是国家赔偿不公正案件中的常见情况。

2005年,被拘留4000多天的佘祥林申请国家赔偿1000万元,最终获得国家赔偿70万元。2015年,被拘留了2900多天的年斌申请国家赔偿1532万元,最终获得赔偿119万元。2016年,被拘留了8395天的陈曼申请国家赔偿966万元,最终获得赔偿275.3万元。同年,被判处死刑的聂树斌申请赔偿1391万元,获得赔偿268.1万元。

黎金连国家赔偿律师常陆告诉彭宇,4,140万元主要由四部分组成,侵犯公民人身自由1,090多万元,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权1,000多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多万元,历年实际申诉支出50万元。

上述四项也是赔偿请求中的四个“标准”请求。

关于对人身自由的赔偿,《国家赔偿法》第33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侵犯的,每日赔偿额按照上一年度职工平均日工资计算。”根据江西省高级法院2018年9月18日的赔偿决定,黎金连因侵犯人身自由,按照2017年全国职工平均日工资标准,获得赔偿203.5万元(7147天×284.74元/天)。

在申请这一赔偿时,黎金连要求对个人自由的赔偿按平均日工资的三倍计算。因为“监禁是24小时,而国家雇员的平均日工资只有8小时,所以应该为所有被剥夺自由的时间支付赔偿。”此外,常陆认为,黎金连被误判两次,应该在第一次重审中得到平反。然而,在江西省高级法院继续维持原判后,她被错误地判了2395天。因此,对于这2395天来说,应该是平均日工资的十倍。

新闻报道指出,2016年在云南钱仁峰一案中已经出现了“24小时非正义监禁”国家赔偿的“理论”。当时,钱仁峰的律师杨珠提出了584万元的无偿赔偿,将钱仁峰失去自由的5051天按照法定工作日、周末、节假日和公休日进行分割。在法定工作日,8小时按工资标准计算,其余16小时按加班计算,节假日按正常日工资的2倍和3倍计算。

但最终,钱仁峰因侵犯人身自由仅获得122万元(5051天×242.30元/天)的赔偿。

此后,在许多不公正案件的国家赔偿申请中,许多律师根据“24小时不公正监禁”的理论提出了高额赔偿申请,但最终没有得到支持。、金哲弘案国家赔偿律师曲、廖海军、案国家赔偿律师、金哲弘、欧阳嘉案国家赔偿律师向东等都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们完全支持“24小时不正当监禁”的主张,并应根据节假日和休息日完善赔偿制度。

“监狱比一天工作八小时更有压力,因为自由是有限的,在里面不可能快乐。因此,可能更合理的补偿是前一年雇员日工资的2-4倍。”屈对说:

“在廖海军的案子中,我要求的是三倍的日薪。在吴春红案中,我研究了《国家赔偿法》,找到了一个新的依据,提出了日薪的五倍。”李长青说:“自由是无价的。根据《国家赔偿法》第34条,对身体伤害造成的工作损失的最高赔偿额是前一年雇员平均年薪的五倍。失去监禁能比失去工作更好吗?举重又轻又轻,至少要花掉监狱工资的五倍。”

吴春红关于国家赔偿的决定。本文图片来源:除标签外,所有被调查者均提供图片

然而,8月6日,吴春红收到了河南省高级法院的最终赔偿决定,赔偿总额为262万元,但仍只有两项,即人身自由赔偿194万元(5611天X346.75元/天)和精神损害赔偿68万元。

2020年6月2日,李长青律师(右)与吴春红在河南省高级法院提交国家赔偿申请后道别。

拒绝赔偿“刑讯逼供”

在一些国家赔偿律师看来,对个人自由的赔偿是“死了,肯定在那里。”虽然他们提出了多重赔偿,但法院只会根据前一年雇员的平均工资乘以失去自由的天数给出一个相对固定的数额。另一项对刑讯逼供造成的人身伤害的赔偿请求,已经成为大多数不公正案件中的一个巨大“缺口”。

2020年8月5日,张玉环在老房子前面。记者魏家明

为张玉环案再审辩护的律师王飞表示,从根本上说,不公正、虚假、错误的案件都是靠刑讯逼供获得的口供决定的。恢复名誉的人是否应该因刑讯逼供所遭受的身体伤害而获得国家赔偿?

《国家赔偿法》第34条规定了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权的计算条款。赔偿可以分为三种情况:第一,造成身体伤害;第二,部分或完全丧失工作能力;第三,死亡。

目前,根据该条款,国家赔偿由聂树斌获得,原告聂学生、获得死亡赔偿金及丧葬费126万元,生活费6.4万元;此外,聂书斌死前217天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额超过5.2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30万元,合计超过268万元。

除了也付出了生命代价的胡格·吉勒模式外,索赔人李三人和尚爱云还获得了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共计104万元;此外,胡格·吉勒图因限制人身自由被拘留60天,赔偿12000元,因精神损害赔偿100万元,共计206万元。

然而,除了非正常死亡之外,基于该条款前两种情况的生命权和健康权赔偿经常被拒绝。

2019年10月23日,周继昆成为安徽省杨过为期五周的谋杀案的受害者。记者魏家明

“五周凶杀案”当事人之一周继昆平反后申请国家赔偿1237万元,其中包括200万元的伤残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刑讯逼供造成的家庭生活补贴。周继昆曾向媒体回忆刑讯逼供的细节。“我被打了...折磨了两个多月,最后我住进了医院,所以他们用化名来寻求治疗以隐藏他们的眼睛和耳朵。可怜的!”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不属于法院赔偿责任范围”为由驳回了周继昆的请求,最终仅支持人身自由赔偿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92万元。

2018年7月18日,常陆律师和黎金连律师向江西省高级法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

黎金连的国家赔偿申请还提议对健康权进行赔偿。他说他的右耳聋了,胸部肿胀,腰站不起来。到目前为止,他的一只耳朵已经聋了,他的腰部已经被永久性地损伤了,他有一个严重的驼背,他的左手不能正常举起,留下了终身残疾。因此,他申请了1000多万元的生命和健康损害赔偿。

对此,江西省高级法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复议后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行使调查、起诉、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黎金连诉称,她因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而遭受身体伤害,即应向公安机关申请国家赔偿,江西省高级法院进行了再审并宣告无罪

常陆告诉《澎湃新闻》说,黎金连的无罪释放并不能证实调查机关刑讯逼供,但辩护人对同一监狱中四名被拘留者的调查笔录证实,黎金连身上有许多伤疤,右耳失聪,其中左手严重受伤,他们使用民间疗法帮助他治疗伤口。

黎金连的国家赔偿决定

在健康赔偿请求未获江西省高级法院支持后,黎金连于2019年7月9日向遂川县公安局提交了国家赔偿。他声称自己被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多处受伤,并要求赔偿200万元的医疗费、康复费和伤残赔偿金。然而,一个多月后的8月27日,遂川县公安局驳回了黎金连的国家赔偿申请,称:“我局认为,在黎金连被监视居住和刑事拘留期间,我局调查人员依法对他进行了讯问,没有刑讯逼供。”

原湖南省刑法研究会副会长、原湖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何晓店律师在接受《余新闻》采访时表示,虽然《国家赔偿法》第17条第4款规定:“刑讯逼供、殴打虐待或者指使、纵容他人殴打虐待致人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受害人有权获得赔偿。”然而,根据判例,如果受害者向国家申请赔偿,他必须首先确认他曾遭受酷刑逼供,而且伤害是由调查人员造成的。这反过来又涉及侦查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需要另一个独立的刑事诉讼程序,即立案、侦查、起诉和审判涉嫌刑讯逼供的人,以获得确认。

显然,根据目前的司法情况,要确定司法人员刑讯逼供是极其困难的。这实际上导致了上述法律权利的缺位,受害者很难获得刑讯逼供的赔偿。

何小甸认为,赔偿规则应该修改。在简单的鉴定程序之后,在国家赔偿决定中,一个在拘留中受到明显损害的健康人可以被识别并得到赔偿。对于刑讯逼供或者其他原因,只要不包括自残自杀或者意外事故,国家就不应当给予赔偿,其余案件应当赔偿健康损害。

如何“安慰”破碎的生活?

除刑讯逼供造成的伤害无法确认且国家不予赔偿外,黎金连多年来实际支出50万元的赔偿申请不予支持。

事实上,在不公正案件的赔偿中,诸如拘留期间的身体健康损害、申诉费用、家庭生活津贴、亲属死亡和其他原因等索赔几乎都被驳回。

在Xi向东看来,这实际上是非常不合理的。“这些年来,在补偿项目中,它一直是个人自由和精神补偿,并没有扩大。然而,不公正的监禁对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的身体伤害。比如,年斌,出狱后,他到处做手术,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治疗上。同时,捍卫盲人权利的成本非常高。虽然早期有律师援助,但许多家庭为了申请而破产。"

李长青还认为,国家赔偿的项目应该扩大。“比如宋晓女,更不用说她多年来为丈夫平反所付出的心血,作为张玉环的前妻,如果丈夫不在监狱里,她会再婚吗?一个人的不公正监禁会影响一个家庭的命运。但法律没有考虑到她的损失。”

曾两次创下国内不公正案件国家赔偿最高记录的屈律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基于现行国家赔偿法的刚性规定和现实中不公正案件责任追究的困境,国家赔偿法第35条规定了“重大责任”,即精神损害抚慰金。

该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第十七条规定的情形之一,造成精神损害的,应当消除对受害人的影响,恢复受害人的名誉,并在侵权范围内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

据爆料,2010年《国家赔偿法》修正案增加的这一制度给中国的冤案赔偿带来了极大的兴奋。2010年,被拘留了4019天的赵作海获得了国家赔偿和生活补贴65万元。三年后,张的叔叔和侄子被拘留3596天,每人获得了超过110万元的国家赔偿。它们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已经建立。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10年至2013年的国家赔偿冤案中,许多国家赔偿机构对“哪些情况应构成严重后果,精神损害赔偿金额应达到多少”存在争议。

但是,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14号,以下简称“14号文件”)基本确定了精神损害赔偿的“35%原则”。

“14号文件”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在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精神损害事实和严重后果的具体情况;侵权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程度和过错程度;侵权手段和方法等具体情况;罪行的严重程度和惩罚;纠错的环节和过程;申请人住所或惯常居住地的平均生活水平;赔偿义务机关所在地的平均生活水平;其他应考虑的因素。同时,我们应该注意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和生命健康补偿总额的35%,最低不低于1000元。

许多专家学者曾为精神慰问金制度的建立欢呼雀跃,但随后的实践发现35%的比例仍然过低。在一些不公正的案件中,赔偿机构甚至以“不能超过35%”为由支付30%甚至更低的赔偿。

在安徽一起为期五周的谋杀案中,周继昆的精神损害赔偿是按照人身自由赔偿的35%支付的;江西黎金连案的精神损害赔偿额略高,但仅为44%。这些著名的恢复名誉的人以前曾几次申请远远超过最终赔偿决定的金额。例如,黎金连最初申请精神损害赔偿2000万元,是最终赔偿的22倍多。

黎金连认为,其妻子陈春香除了在调查阶段遭受“吊咸肉”、“打卡”等酷刑外,还以质证的名义在衡陵镇政府被非法拘禁了三天多,致使其受到侮辱并反常死亡;7岁的儿子被诱惑,被迫连续两个晚上坦白,留下了永久的心理;近20年来,他的女儿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这加剧了他的精神痛苦。

然而,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援引“十四号文件”第七条,称考虑到黎金连在本案中的错误定罪量刑、刑罚执行对其生活和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的影响等。,它支持900,000精神损害赔偿,其2000万的索赔额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事实上,在许多国家赔偿律师看来,法院为精神安慰支付了超过35%的免费赔偿。“没有必要。”

以法律为依据”,因为“14号文件”本身只是最高法院的指导意见,不是强制性的统一标准。

近年来,国家对许多冤案的赔偿已经突破了“35%原则”,不断刷新了国家对冤案赔偿的最高纪录。

廖海军的案子在2019年败诉后,李长青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廖海军的家人获得了340万元的国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约占人身自由赔偿的53%,江西乐平一案占2017年的65%。2013年,张叔叔案占69%,年斌案占86%,刘中林案占75%;2014年的“巨案”和2017年的“聂书彬案”给予了数百万的精神赔偿,占赔偿总额的94%。"

2019年6月3日,瞿、(右)、向东(左)、金哲弘律师申请国家赔偿。

法院的“自由裁量权”

在屈看来,胡格案和聂书彬案已不复存在,这是一个特例。刘中林案和金哲弘案所获得的精神损害赔偿,可以为后续错案的国家赔偿提供借鉴。

2018年6月,瞿律师与在旧居。

2019年1月7日上午,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刘中林获得国家赔偿460万元,其中人身自由2624448.58元(9217天X284.74元/天),精神损害赔偿1975551.42元。

当时,刘中林一案创下了国家赔偿案件的两项纪录:被拘留时间最长、在公开报道中获得国家赔偿金额最高的违法者。此案也成为2019年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和国家赔偿案件之一。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法教研室教授韩春辉认为,虽然刘中林案不能成为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标准的“先例”,但在缺乏配套法律和司法解释的情况下,对于未来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适用仍具有“风向标”意义。辽源中级人民法院的这一“逾越”并没有背离合法性与正当性,而是综合考虑了“生存与关怀”的各种因素。

瞿真红告诉《彭超新闻》,作为赔偿案的代理律师,她认为吉林省高院和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案中表现出了“极大的司法热情”,不仅支持了75%的精神损害赔偿,而且两个细节都“非常人性化”。首先,在赔偿决定下达之前,2018年10月19日,吉林省高级法院首先向刘中林借款50万元,用于购房和解决其生活中的紧急困难。刘中林获得法院贷款50万元的第三天,他花了45.5万元在辽源市东风县买了一套面积为81.61㎡的新房子。第二,在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时,“算了一个整数,只有460万元。”

当然,从2018年5月23日刘中林提出赔偿申请到2019年1月7日,法院最终做出了赔偿决定,其间有许多曲折细致的沟通和磨合。“我一再告诉他,刘中林是憨厚的,但这不是国家冤枉他的原因。事故发生前,他没有家人。当他回家时,他一无所有。他呆在别人家里,依靠他表弟的帮助。出狱后,他面临着后半生不能安身立命,生活能力差的局面。”屈对说:

同样在吉林,2019年9月,被拘留了8452天的金哲弘从吉林省高级法院获得了468万元的国家赔偿,创下了新纪录。赔偿包括人身自由2,670,324.88元(8,452天X315.94元/天),精神损害赔偿2,009,675.12元。

金哲鸿被拘留的天数比刘中林少两年,但赔偿总额超过8万英镑。除了调整全国年平均日工资外,最重要的是精神损害的慰问金,也是按照75%的标准计算的。

曲告诉《澎湃新闻》:“金哲鸿最终以75%的得票率夺冠并不容易。起初,法院也不同意,认为金哲弘失去的不会比被拘留更长时间的刘中林更多。我多次与法官沟通,金哲弘受到的伤害不比刘中林少,甚至更多。金哲弘入狱时,他的儿子还不到两岁。他被带走一年后,他的母亲去世了。金哲鸿出狱后,从一个强壮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甚至不能自理。”瞿真红说,她几乎每天都和赔偿法官沟通,争取最后多拿10万元,双方甚至沟通“怎么向领导汇报”。最后,赔偿法官和她都认可对方的工作态度。"双方都在考虑双方的利益。"。

屈介绍说,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有许多参考因素和许多主观判断。在更大程度上,这取决于当地法院和管理人员的同情和理解。"

在这方面,李长青还承认,“类似的冤案和不同的精神损害赔偿反映了赔偿义务机关之间的差异和精神赔偿的比例,反映了它们对待当事人的诚意。对生命自由的赔偿是法定的,对精神损害的赔偿可以由赔偿义务机关自行决定,法官可以自由裁量。”

无论如何,精神损害赔偿的比例已经打开了不同地方受害者赔偿的缺口。只有一年的差距。在吉林失去自由8452天的金哲弘获得国家赔偿468万元,在安徽被拘留了7599天的周继昆仅获得国家赔偿292万元。

同时,尽管有2019年吉林法院向刘中林、金哲弘支付75%精神损失费的先例,但并不影响今年8月河南法院仍按照“35%原则”向吴春红支付精神损失费。

"简而言之,目前的精神安慰支付标准非常混乱."向东流说道。

游戏背后的巨大差距

成功将赔偿金额推高至创纪录水平的律师曲告诉《彭江新闻》,“上诉律师需要更诚实,以推动定罪。然而,申请赔偿的律师需要理智、感性和温和。因此,要求不同的律师代表上诉和索赔可能更有利于实现赔偿的目标。因为在现行的弹性赔偿制度下,如果不与赔偿义务机关协商,如果提出或重新审议,就不可能改变判决。”

曾在一个案件中担任上诉和索赔律师的Xi向东认为,上诉律师是在“找麻烦”,索赔律师是在“辩护”,他们的工作方法确实不同。然而,这些并不构成最终赔偿金额的决定性因素。

“我接触的调查人员非常同情当事人。但毕竟,他们代表的是一级司法机关,面前摆着规章制度。如果他们想打破标准,就必须请示。因为一旦超过“两个补偿+35%”的原则,肯定会对该地区的后续补偿起到指导作用。因此,除了请示上级法院,他们可能还要向当地政法委反复汇报。毕竟,国家赔偿是地方财政拿钱。在一个案例中损失数百万对地方财政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2014年7月14日,被告律师向东(中)被宣判无罪的欧阳嘉及其母亲殴打。

Xi向东在湖南娄底处理了欧阳嘉一案。2014年7月,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被判抢劫罪的19岁青年欧阳嘉无罪。随后,被限制人身自由达1827天的欧阳嘉申请国家赔偿165万元。他最终获得了超过46万元的赔偿,其中包括1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然而,据《南方都市报》2015年3月报道,欧阳嘉并未获得46万英镑的赔偿。赔偿义务机构娄星区法院的发言人表示:“法院很早就向娄星区财政局提出申请,但政府预算中的国家赔偿费用只有5万元,不够支付。”

风起云涌的消息得知,欧阳嘉在媒体曝光后成功获得了赔偿。2013年12月实施的《湖南省国家赔偿费用管理办法》规定,国家赔偿费用按照财务管理制度由本级赔偿义务机关财政承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年度预算安排一定数额的国家赔偿费用,确保及时足额支付。

Xi向东还介绍说,在金融安全案中,他了解到早年一些知名冤案的赔偿分为“光明面”和“秘密面”两部分。”明面上不能突破“两个补偿+35%的原则”,偷偷给点生活补贴。但是后来这种方法被最高法律制止了。”Xi向东说:“现在,我真的希望任何地方的司法机关都能够有所突破,能够把包括健康权和申请费在内的四项赔偿包括在内。”

除了不法之徒之间的“比差”,赔偿责任机关的诚意,甚至地方财政的保证,还有什么影响赔偿数额的确定?

根据新闻搜索法APP,在2012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的“王乐妍诉北辰区人民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案”中,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王有利、孙卓曾表示,“不加限制地给予精神损害赔偿,将增加司法人员的责任风险。”

文章称,“2010年7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司法工作人员诉讼失职法律监督的若干规定》。人民检察院可以认为负有国家赔偿责任的司法行为涉嫌失职,依法查处。因此,放宽精神损害赔偿范围会增加司法人员的责任风险,在具体实施时应慎重。”

值得一提的是,“司法人员的责任”正是许多被平反者申请巨额赔偿所希望体现的。

在4140万英镑的国家赔偿申请中,黎金连解释了要求赔偿10倍平均日工资的理由。“如果不是,这不足以警告司法机构;否则,不足以说明错案的危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中国的错案纠正在将来还是会延迟的!”

当被问及吴春红申请赔偿1800万元时,很有可能只得到262万元的“两个赔偿+35%原则”。为什么你还想“开狮子的嘴”,李长青说,“我们想用这个数字来提醒司法机关,由于司法不当给当事人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和损害。即使真的捐了1800万,还会更多吗?”

《澎湃新闻》指出,2018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办公室副主任朱二军透露,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精神损害赔偿标准,力争更有效地发挥国家赔偿在保障人权中的作用。目前,新标准仍在制定中。

何小甸认为,有必要制定新的标准。“国家赔偿需要纳税人的钱。如何补偿应该有统一的国家规定,而不是地方政府。如果经济发展了,各方会制造噪音,他们会付出更多;如果经济落后,各方诚实,他们的损失会更少。这样,它将产生新的不公平,这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同时,也要扩大国家补偿项目,提高补偿比例。”毕竟,人们日夜失去了个人自由,遭受着无法与亲友相处的快乐,失去了展示生命价值和追求梦想的机会...只有这样,国家才能真正向受委屈的公民道歉。”何小甸说。

“此外,还应辅之以国家有关工作人员承担一定比例责任的处罚制度,使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司法人员也感受到一定的痛苦。”他说。

(本文来自新闻,请下载“新闻”APP获取更多原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