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婷藏獒13部分阅读/侍女跪着捏脚

时间:2021-01-07 09:05:56


“我说老黄,不要说谎。看我哥哥和你开的玩笑。你太沮丧了。这不像你过去那样雄心勃勃。”段明感觉到黄海川情绪低落,急忙安慰他。“那不是重生成一个好家庭、有一个好父亲的任飞吗?我想说他甚至不能通过那个级别的公务员考试。他家里的某个人成为一名官员是件好事。至于他无用的材料,他不知道如何通过考试。不到几年,他就成了科长。他现在成了科长。所有这些都不是由他真正的能力和努力工作造成的,而是由他的家庭关系造成的。你不用羡慕别人,只要做好你的工作,哥哥对你很好,我相信你会永远翱翔天际,然后别忘了哥哥,和你同甘共苦的哥哥,嘿嘿。”

为了转移黄海川的注意力,段明说着,露出了自己独特的贱笑。黄海川知道段明这样做是为了他自己的幸福。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他已经习惯了当前的形势。说白了,即使他能得到上级的提拔和赏识,他在正室清水衙门也没有前途。即使是政研室主任苏立群,虽然他也是一个正处级的好干部。与地税、财政局等一线局的一把手级别是一样的,但是地位论、权力论,完全不同,他今后的哑巴运气被他混在政研室的一把手里,那也是没有前途的,无非是享受一个处级干部的工资和福利。

也许是因为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状况,或者他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急切和不合理的期望。黄海川失去的情绪很快消失了,他很快会继续和段明谈笑风生。“你不应该低估任飞。他过去很无知,但他有很好的人际交往能力。除了他父亲的关系,这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努力。否则,他得罪所有人是没有用的。”

“是的,他擅长吃喝玩乐。他不缺钱。他邀请人们吃喝聊天。此外,他可以用一张嘴说话,这会让人际关系变得困难。”段明咂着嘴说道,虽然他没有否认黄海川对任飞的肯定,但他的语气仍然不友好。

“呵呵,我们私下谈谈吧。以后不要把你的嘴射掉。”黄海川亲切地警告道。

“别担心。我看起来像个很轻的人。回头见。我应该开玩笑还是开玩笑?如果我无事可做,为什么要得罪他?”段明点点头,他走出大学去开自己的商店做生意。他已经意识到世界的艰难。做任何事都不容易。这些政府官员,尤其是那些像任飞这样权力小的官员,不能被冒犯。否则,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他们只需要动一张嘴,就能让人们跪下来求饶。

电梯砰的一声停了下来,到达了五楼。电梯门一打开,“几届某某班级同学聚会”的红色大字就在对面展示出来,引人注目。

“这次的组织者是任飞。我听说他住在酒店的一楼。在他来之前,他认为这被别人夸大了。这似乎是真的。”段明转身环顾四周。他在这层看到的只是熟悉的大学面孔。除了酒店服务人员,他什么也没看见。他不禁相信自己以前听到的话。考虑到这仍然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他不禁感慨,“人们真的有太多的钱要花。”

黄海川拍了拍段明的肩膀,没说话。他们一起走向大厅,看到大多数学生已经到了。任飞被一群学生围在中间,和他们说笑。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脸上充满了喜悦。

"啊,我们班的黄达才来了."眼尖的任飞突然看见黄海川和段明两人,笑着向两人招手。

黄海川和段明面面相觑,看出了对方的不情愿。然而,这对同学们来说并不好,他们不得不慢慢地走。

“海川先生现在是市委著名作家。我听说他发表了许多伟大的文章。”任飞微笑着向人群介绍,吸引了所有人的喘息声。有些人不时指着黄海川说“严重”这样的话。然而,显然,没有人因此聚集在任飞周围,他们仍然继续聚集在他周围。

黄海川平静地看了任飞一眼,可以看到任飞眼中闪过一丝自豪。他心里不知道任飞是在通过他抬起头来,但他别无选择。过去,任飞在学校的任何方面都不是他的对手,也没有他在同学中受欢迎或受欢迎。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现在的任飞,不管他的权力和地位如何。同学之间的影响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两人的身份已经交换了。虽然同学们的笑容依旧,热度依旧,但却让人觉得他们之间有一堵厚厚的墙,那是他们无法逾越的。

我默默地瞥了一眼以前同学们熟悉的面孔。黄海川突然觉得有点奇怪。那些曾经年轻、简单、有时天真甚至可爱的同学的脸已经被成熟和社会化的面部化妆所取代。由于生活的变迁,每个人的脸可能都经历了一些变化,但只有一件事是大家共有的:时间在每个人的脸上留下了相同的印记。

同学聚会(二)

黄海川站在任飞身边,说了几句奉承的话,然后笑着离开了。他说他想和其他学生谈谈。他和段明一起走出了一群聚集在任飞身边的学生。他还可以看到,在这么大的酒店大厅里,有3322名学生聚在一起聊天,所有这些都是由大学组成的小圈子。在聚会上,这些人看起来对彼此也更友好。

看,何力在那边段明突然猥琐的朝着黄川眨了眨眼睛。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眼睛,看见一个穿着黑色一体裙的高个漂亮女人在大厅的角落里和几个女孩聊天,捂着嘴,不时笑得花枝乱颤,美丽的身影凸显出来。

“为什么,它又激起你的欲望了?”黄海川笑着逗段明。

“哼,别假装成圣人。如果李和倾向于你,我认为你不能拒绝。”段明不屑地看着黄海川说道。

“那不一定是真的。我没有你聪明。”黄海川笑着回答,说实话,何力在他面前很漂亮,但他真的没有多大兴趣。他在大学时曾是班上的花。他追求许多人,但他的评论并不令人鼓舞。他不仅一个接一个地换男朋友,更令人愤慨的是,他似乎还和班主任闲聊。有人看见他在一个大晚上和班主任出去成双成对。更严重的是,他看了不止一两次。对于这样一个女人,黄海川感受到了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人们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是她自己的权利。让我们假设,例如,你不认识她,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自愿向她投怀送抱。你敢说你不会回应吗?”段明笑着问黄海川,声音很低。幸运的是,他们周围没有人。否则,这样谈论同学真的不好。

"你的假设是无效的,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黄海川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好吧,让我们停止窃窃私语,表现得像间谍一样。瞧,李和来了。”

"你有罪,不敢回答。"段明得意地笑了笑,以为黄海川有罪,不敢回答。他正要继续说什么,却发现李和真的走过来,停止了谈话,转过身笑着打招呼。

黄海川也笑着点头迎接李和。看着迷人迷人的李和,黄海川此刻真的有点内疚。即使对方以前在学校名声不好,如果李和主动招惹他,黄海川也不确定他是否会视而不见。

"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城市,但见到你真的不容易。"李和的脸上充满了美丽的笑容,红唇白牙,娇艳动人,这给它增添了一些魅力。

“不是我们不联系你,而是我们担心你丈夫可能会误解。”段明笑着开玩笑说,他们都是宁城人,大学就在宁城。当时,宁城人也占据了他们班的大部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熟悉他们,毕业后我们应该经常联系他们。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毕业后,我们很少见面,基本上也不常见面。每个人都必须忙于自己的生活。只有当我们走出社会,我们才能知道生活的艰辛。谁能有空边喝茶边和同学聊天?

除了大学已经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之外,他们彼此没有太多的联系。至于李和,大学毕业后,经过两年的工作,他找到了一个有钱的丈夫结婚。他们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也参加了婚礼。毕竟,他们都是同班同学,还在一个城市里。如果他们不参加婚礼,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三个人成了一个小组站在一起聊天。段明的嘴很会说话。李和突然大笑起来,地址不明。黄海川不时插话。他发现李和锐利的眼睛似乎不时向他瞟来。深藏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团燃烧的火焰。他想融化人们,使他心悸和怀疑。

凌晨3点整,重聚的组织者任飞站在舞台上,开始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多少年过去了,今天我们又在一起了。如果我们想珍惜这个难得的时间,我们就在谈论吐痰。

“今天的人们似乎一路赶来。”黄海川转身横扫整个大厅。

“我们的科长飞达已经提前为那些外省的学生收拾好了旅馆房间。如果你如此热情和悠闲,你可以说学生们不会来了,甚至那些住在其他省份的人也会提前一天来。”李和看了黄海川一眼,笑了。

看着李和的笑脸,黄海川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急忙把头从眼睛上移开,但他的心变得越来越奇怪。你觉得李和今天的眼睛怎么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