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楼梯走一下顶一下/捏着两个奶头使劲拧

时间:2021-01-07 10:21:05


听到这个声音,张德激动地哭了。我没想到我岳母会叫我这么好的人。他不由自主地搂住她的腰。

张德,本该开始工作,现在却完全沉迷于美貌。他气喘吁吁地把樱桃吹向刘芳雪峰,飞得很高。

刘芳不知道他是在用吸收毒素的理由来激怒自己,但他只是默默地忍受着。

“嗯——”

她忍不住喘息着,身体渐渐有些发软,一点一点瘫在他怀里。

张德本人非常激动人心。看来他今晚可能会享受到岳母迷人的身材。

他的手试探性地伸向岳母的内衣,当他摸摸黑发胡子时,他浑身颤抖,害怕她会醒来指控他。

“啊——”

刘芳不禁娇吟出声,仿佛空山谷幽深的声音一般悦耳。

张德看到她没有拒绝。他的手瞬间抓住刘芳的小花瓣,来回摩擦,有时用力,有时放松。

我岳母真的很温柔,他不禁在心里感慨,不一会儿,他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汁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刘芳真的很湿,但是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她已经流出了很多果汁。

“嗯——”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浑身发抖,她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胳膊,半咬着红润的嘴唇,轻轻地娇吟着。

感觉到刘芳在渐渐发烫,张德像吃蜂蜜一样,连忙把手伸进潮湿的水幕洞口,然后猛的插了进去。

“嗯……”

刘芳的脖子突然向后仰,双手紧紧握着,连指甲都要陷进去。

刘芳的腿无法控制地颤抖着,无法控制地被夹住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很喜欢这个过程。

她女婿的手指非常灵活。她呼吸急促,双颊通红。整个人就像水一样。

与此同时,张德觉得他下面的东西要爆炸了。他低头看了一眼它,它已经支撑起原来平的裤裆,把它推出了帐篷。

刘芳看到后,忍不住抬起眼睛看着他。他眼中流动的春光十分迷人。

张德闭上眼睛,模糊地看着她的眼睛,仿佛一只迷失在森林中的鹿,眨眼间闪着一连串的闪光。

张德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刘芳顿时若无其事,眼底露出羞涩。

“没有...不……”

在半推半推之间,张德总觉得他的岳母在逗他。有一天,张德慢慢分开了刘芳的大腿。没等她有任何反应,她就偷偷把那个强壮的家伙从里面拉了出来,向秘密花园走了过去。

看着他的家人已经遇到潮湿的水幕洞穴,即将插入,他的心几乎提到了他的喉咙。

“妈妈,我想要你……”

张德的声音有点沙哑。他用手托住强壮的身体抵住刘芳的蜜洞,使劲拉着腰。

让你舒服

“啊,张德...没办法……”

插入中间,刘芳突然惊醒,突然推开他,害怕地拒绝了。

她怎么会如此困惑,以至于让张德把它放在他的秘密地方?要不是她突然清醒,她可能会跑完下一刻。

张德突然愣住了,有些不甘心,“妈妈,你怎么了!"?

几乎,明明已经进去了,怎么能拒绝,而刘芳也明显情绪激动。

刘芳看着张德裤子外面华丽的东西。他很害怕,想逃跑,但是他的身体太软了。他只是红着脸摇摇头,喘着气,“不...不...没有。

她是他的岳母,她怎么能和她的女婿那样做?如果这是说不被别人笑掉大牙才怪呢!

她一直有着良好的形象,不想被人指指点点。

张德也知道现在不合适,所以他不得不抑制住心底的欲望,把那个膨胀的、快速爆炸的家伙塞回裤子里。

虽然他很不愿意,但他不能强迫他的岳母,否则以后想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但是身体的欲望终究是要解决的,张德趁刘芳的不注意,突然低下头,迅速把头转向她的秘密地点。在他岳母拒绝之前,他已经伸出了舌头。

柔软的舌尖轻轻舔了舔她的花瓣,然后轻轻吮吸,逐渐增强了力量。

刘芳本想把他推开,但那种清脆、无力、麻木的感觉让她无法自拔,她半咬着嘴唇享受着。

张德一点一点地舔着水幕洞穴,她的舌尖突然倾斜了。

“嗯——”

刘芳忍不住低下头,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他气急败坏,满脸通红。

她的眼睛染上了泉水,洁白的牙齿咬着嘴唇。

张德无意中抬起头,看见刘芳的眼睛模糊了,泉水荡漾着。他心中的涟漪忍不住溢出来了。

“张德,不要...别这样……”

刘芳急促地喘息着,伸手把他拉起来,但他没有力气。

她知道在他的鼓动下,她已经情绪化,更加温柔了。

然而,张德计划让她达到高潮。毕竟,他进不去那东西。他尝不出任何味道,是吗?

此外,刘芳的丈夫和妻子之前已经在一场车祸中离开了世界,那是两年后的事了。

在过去的两年里,她没有受到任何男人的滋养。刘芳原本是城里人。她嫁给了乡下的岳父,因为她非常喜欢他。她逐渐与城里的亲戚失去联系,全心全意地呆在村子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