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腿揉搓小肉核*疯狂撞击美妇肉屁

时间:2020-11-17 09:32:46

白富美老板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戚云峰道,“我来这家公司还不到两个月。”

“难怪了,”走到戚云峰面前,主动伸出手的女人道,“我叫王梦雨,是经理的姐姐。”

戚云峰想跟这个自报姓名的女人握手,当但女人说是经理的姐姐时,他就知道对方肯定是在骗他。毕竟经理四十来岁,这个女人也就三十岁左右而已。

因为这几年可能都被妻子骗得团团转,所以戚云峰很讨厌有人再骗他,尤其是外表漂亮的女人。

看到戚云峰那迟迟没有伸出手的模样,王梦雨道:“这家公司已经被收购了,经理已经换人了。”

“什么时候的事?”

“洽谈收购是上个月的事,正式完成收购是昨天的事,”王梦雨道,“在洽谈收购的时候,我已经和吴祥交代过,让他别跟员工说起这事。虽然我不太喜欢他这个人,但显然他还是有遵守约定的。所以从今天开始,这家小公司的老板就正式换人。而你,不仅仅要当我妹妹的司机,同时还要当她的助理。”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为什么要我当助理?”

“因为你曾经开过公司,所以我觉得你可以帮到我妹妹。”

“我觉得这事应该由你妹妹跟我谈,而不是你。”

“我不喜欢趋炎附势的职员,所以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都挺让我满意的。”

说出这番话,拥有着性感身材的王梦雨往外走去。

至于戚云峰,他是有些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而对于老板将公司卖掉一事,戚云峰却没什么感觉。

从进这家公司开始,戚云峰就知道这家公司会在一两年内倒闭。所以在没有倒闭之前将这颗烫手的芋头卖出去,这也算是明智之举。而让他觉得搞笑的是,他曾经向妻子撒谎,说自己是老板的助理兼司机,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灵验了。可惜他没有向妻子撒谎说他买彩票中了特等奖,要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走出办公室,面带微笑的王梦雨道:“婷婷,进来吧。”

听到这话,一个坐在电脑桌前的女孩站了起来。

这个女孩看上去二十岁出头,五官精致,肤白若雪,还留着一头黑色长直发。

而因她穿着一件粉色长裙,刘海儿还用蝴蝶发夹夹着,所以给人一种小公主般的感觉。

或许用小字并不合适,毕竟这个女孩的胸并不小。

待女孩走进办公室,王梦雨道:“她是我妹妹方婷,以后她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也就是你口中的老板或者是经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她的助理兼司机,你要负责完成她所交代的所有任务。你原本的工资是四千五,因为工作量加重,所以你的工资是直接翻倍。当然我对你有一个月的实习期,如果你……”

“停,”用食指戳了戳另一只手的掌心后,方婷道,“现在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所以请你不要在这里充当老板,ok?”

听到这话,王梦雨道:“那好吧,那你们两个聊着,我走了。”

“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来这,我一个人完完全全能搞定。”

“这是你爸的交代。”

方婷没有说话,而是在眯着眼的前提下指了指门口。

沉默了下,什么话也没说的王梦雨走了出去。

待王梦雨离开,方婷顺手将门关上。

坐在旋转椅上,整个人靠着旋转椅,两条腿还伸直并交叠的方婷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戚云峰。”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戚,对吧?”

“我随你。”

“还是算了,”方婷道,“我不喜欢有阶级区分,所以我以后还是叫你云峰哥得了。我现在正式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方婷,西施的施,笑容的笑,是这家名字都记不得的公司的老板。当然你以后不需要叫我老板,你叫我婷婷就好,这样会显得亲切一些。我顺便再介绍一下刚刚那个女人,她自称是我姐姐,但实际上她不是我的姐姐。她是我爸的养女,而且是在五年前认的养女。而我妈是在她出现的前一个月去世的,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戚云峰并不是笨蛋,他自然听懂了方婷的话中含义。

也就是说,王梦雨其实是方婷老爸的情~妇。

只是个情~妇,却显得高高在上的,这还真的是让戚云峰有些不爽。

当然戚云峰更不爽的是,方婷老爸居然将情~妇认作养女,这是为了方便做那种事吗?

想着,戚云峰道:“其实你不应该将这事告诉我,毕竟你不能保证我不会说出去。”

“当做一个测试,”眯着眼的方婷道,“要是让我知道你说出去了,那我就直接辞退你呗!”

“所以这算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你要这样认为也无可厚非,”方婷道,“刚刚她是说要有一个月的实习期,这点我其实也是赞同的。当然我不会在实习期压榨你的工资,你还是可以拿到全部的工资,也就是九千。对于钱这种东西,我从来不在乎,反正都是我爸的。但如果你表现很差,动不动就惹我生气,那我可就真的会把你给辞退了。”

“你是富二代吧?”

“我一直觉得富二代是贬义词,所以我不介意你说我是白富美。”

“我以后还是叫你方总吧,毕竟你确实是老板。”

“你不觉得方总跟施主的发音太接近了吗?”

“笑总?”

“不好听,还是婷婷好听。”

“好吧,你是老大。”

“先加个微信,微信可比电话号码好用多了。”

因方婷这话,戚云峰走了过去。

通过扫描二维码,两个人成了彼此的微信好友。

戚云峰将手机放进口袋之际,方婷却是点开了戚云峰的朋友圈。

当她看到戚云峰妻子陈欣的照片时,她的眉头皱了下。

翻看了几张照片,将手机屏幕对着戚云峰的方婷问道:“这个女人是你老婆?”

“对的。”

听到这两个字,方婷的嘴巴当即歪向了一边。

看到这表情变化,戚云峰问道:“你认识我老婆?”

“额……”

“真认识?”

“不知道该怎么说,”又皱了下眉头的方婷道,“我还真不希望她是你老婆,毕竟她……”

见方婷欲言又止,戚云峰忙问道:“她怎么了?!”


见丈夫的神色有些不对劲,笑得有些尴尬的陈欣道:“那没事,我会尽量不加班的。”

“随便你吧,反正只要你问心无愧就好。”

“老公,你这话听起来好奇怪。”

“那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将太多的时间花在公司那边。”

“我明白,我会协调好时间的,”走上前吻了下丈夫的脸,陈欣道,“那送妞妞去上幼儿园的事就拜托你了,我先去公司。”

“嗯。”

对着丈夫笑了笑,走出去的陈欣还抱起女儿吻了好几下。

交代女儿要乖乖跟着爸爸后,穿上黑色高跟鞋的陈欣走出了家门。

妻子出门不久,戚云峰便抱着女儿离开家。

将女儿送到幼儿园,又嘱咐女儿要乖乖听话后,戚云峰这才开车前往公司。

而此时,下了公交的陈欣正往公司所在的晶灿大厦走去。

走进晶灿大厦,礼貌性地对着保安笑了笑后,陈欣加快了步伐。

走进电梯,按了下数字8的陈欣站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多个在这栋大厦上班的男女陆续走了进来,这也使得陈欣被挤到了角落。

瞥了眼跟自己挨着的一个陌生男人,陈欣皱了下眉头。

因又有一个人挤了进来,那个男人直接侧着身子,将裆部贴在了陈欣的蜜臀上。

感觉到后,陈欣瞪了那男人一眼。

因这一瞪,男人这才收敛了些。

电梯停在八楼后,陈欣立即走了出去。

刚走进公司,陈欣的手机响了。

因怕影响到公司里的同事,陈欣立即退了出去。

见是陌生号码,陈欣顺手接通。

“喂,您好。”

“你是陈欣,对吧?”

听到一陌生男人的声音,陈欣道:“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呵呵呵……”

听到这不怀好意的笑声,陈欣都很想挂机。

尽管如此,陈欣还是再次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xox-809。”

当陈欣听到这番号时,她的眼睛顿时瞪大,身体更是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好几下。

害怕地咽下口水,陈欣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甭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清楚你以前做过的事就可以了。我有看过你拍的电影,还真的是蛮好看的,害得我都撸到快要精尽而亡的地步。我很想知道,你当初去日本的时候,怎么会拍那样的电影?”

“你搞错了吧?”强装镇定的陈欣道,“我从来就没有去过日本,我也不清楚你到底在说什么。假如你不告诉我你到底是谁,那我就直接挂机了。”

“敢做却不敢承认啊?”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还没有出过国,ok?”

“啧啧,真顽皮。”

“我挂机了,拜拜!”

“挂吧,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

听到对方这话,脸色难看的陈欣直接挂机。

这通电话让陈欣心生惶恐,她原以为曾经做过的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没想到还是有人知道。更可恶的是,这个男人居然会有她的联系方式。她很想把这个男人找出来,可因为对方的声音很陌生很陌生,所以陈欣根本不知道是谁。她知道那部电影可以在网上随意下载到,所以任何认识她的人都有可能。在没有更多线索的前提下,她显然没办法确认对方的身份。

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只能等下通电话了!

调整了下心态,陈欣这才走进公司。

和已经到公司的同事打过招呼,陈欣走进了市场部。

将包包放在办公桌靠墙壁的那端,陈欣拿起了自己的保温杯。

走进卫生间清洗之后,陈欣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的温开水。

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陈欣那不安分的心才稍微稳定了些。

按了下笔记本电脑的电源键,陈欣又拿起保温杯喝了两口。

等了约一分钟,陈欣打开了360浏览器。

准备输入的时候,陈欣的手却在发抖。

看了眼敞开着的门,陈欣还是快速敲击着键盘。

「xox-809」

输入后,陈欣用那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下回车键。

在出现的网页列表里,几乎每个网页的标题都一样。

「xox-809情熱的なセクシーな女性—星野純粋な夏」

而当陈欣随意点开一个网页时,映入眼帘的则是她当时给成人电影拍摄的封面照。

看到后,想起不愉快的经历的陈欣立即关掉了网页。

因为心神不宁,陈欣又以喝口水的方式缓解。

陈欣想着之前打电话给她的人到底是谁之际,她丈夫戚云峰已经走进了公司。

跟妻子那有着近三百名员工的公司比起来,戚云峰如今所在的公司只能说是小虾米。

加上他这个司机,公司也就二十人而已。

要不是他所经营的公司破产,他也不会待在这种没有发展前途的公司里。

走到经理办公室前,戚云峰像往常那样敲了敲门。

“请进。”

听到一女人的声音,有些惊讶的戚云峰推开了门。

戚云峰原以为是老板在跟女员工聊天,没想到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站在窗前喝茶,所以戚云峰看到这个女人是穿着一件黑色连体包臀裙。裙摆有些短,勉勉强强包住整个丰臀。或许是对自己的肤质很有信心,这个女人连裤袜都没有穿,玲珑别致的双脚是被一双红色高跟鞋保护着。因没有穿裤袜的缘故,戚云峰还看到女人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甲。

再加上女人留着一头染成栗色的长卷发,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所以呈现在戚云峰眼前的是一个成熟又知性的美女。

看着戚云峰,女人笑着问道:“你是戚云峰,对吧?”

“对的,你是老板娘吗?”

听到这话,女人反问道:“难道你连你老板娘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吗?”